近日,有中国媒体提到,因为中国队没有杀入世界杯,中国记者不受待见,并且遭到参赛国记者的冷嘲热讽。不外,上述尴尬环境,我并没有碰到,并且我碰到的国外记者都很热情。

在莫斯科7天5赛的严重环境下,我几乎每天都在和外国记者打交道。在阿根廷队对阵冰岛队的角逐之前,我与一名澳大利亚记者一路“并肩作战”寻找媒体核心,随后我们一路申请waiting list(等待名单)。闲下来,我们又谈论角逐的预备环境,当然少不了谈论在已经在中超效力的澳洲外援。

角逐日当天,我又与三名巴拿马记者在一路观战。一个巴拿马记者掉臂及周边满是阿根廷队球迷的目光,镇臂高呼“nice!”我有些猎奇,已经暗里里问他,为何会支撑冰岛队,而不是同样来自美洲的阿根廷队。巴拿马记者说:“我们和冰岛一样,都是弱小国度,支撑他们就像支撑我们本人。”

而在德国队角逐的赛后,我第一次拿到混采区资历,而且抢到了与国外记者一路采访罗伊斯、克洛泽的机遇,只是两人别离用德语和波兰语进行回覆,让只会英语的我很是尴尬。可是身边的外国记者都很热情,进行了英文翻译。同样的环境出此刻葡萄牙队的角逐之后,C罗在赛后发布会上的葡萄牙语讲话,而且无私给我看。

此外,在葡萄牙队和摩洛哥队的角逐之前。因为气候冷,记者穿上了一件橙色的山东鲁能夹克。在旧事核心,一名以色列记者看到了我,自动打招待,而且要了德律风。随后的交换中,以色列记者向我扣问能否晓得中国第二级别俱乐部正在与一名以色列球员商谈合同,而这个球员并非扎哈维,而是迪亚·萨巴。可惜我并不清晰,征询其他人也无果。

我比来一次体验到外国记者的热情,是在6月21日下战书巴西队的赛前发布会和公开锻炼上。同样身着山东鲁能夹克的我,再次成为外国记者关心的对象。在发布会上,一名巴西记者自动和我扳话起来,本来他是塔尔德利的老乡,对于塔尔德利没有入围巴西队感应可惜。不外,现在的巴西队攻击端人才辈出,少了一个塔尔德利并层见迭出。随后,我与巴西记者彼此摄影留念。

而在旁观巴西队的15分钟公开锻炼时,而且扣问了蒂亚戈·席尔瓦的中文绰号,当我告诉他“弟妇”的中辞意义后,瑞典记者大笑,“中文太成心思了。”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www.chinaxinyue.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